相关文章

一个月喝掉9000瓶芝华士12年杭州酒吧消费惊人

来源网址:http://www.zjztst.com/

  关于杭州人在奢侈消费品上的旺盛热情和强大实力有很多数据支撑:杭州大厦的兰蔻专柜曾创造单柜年销售1700万元的全国纪录,雅诗兰黛、香奈儿等品牌的单柜销售几年来都稳居全国第一,LV去年在杭州大厦销售总额在1亿元左右……

  除了这些以外,杭州还保留着芝华士亚洲单店销售冠军这样的纪录,杭州人在高档酒水上的消费同样惊人。

  小拉斐身价涨一倍

  在酒吧里喝洋酒,在会所里喝红酒,这种消费模式正在被认可。

  “从今年1月份开始,小拉斐在杭州的价格涨了快一倍,从900元左右涨到了1600元,”利客满连锁酒超市负责人张道胜说。这是因为,现在杭州人开始认法国五大名庄的红酒,这其中由拉斐堡出产的拉斐最被看好,而小拉斐(拉斐堡的副牌)也搭上顺风车,利客满一个月卖掉的小拉斐在80瓶以上。“这使得杭州市场的小拉斐非常紧俏,几乎每个月都要到上海去搜货,”张道胜说。而一些售价不菲的国酒珍品也颇受追捧,像售价一千多元的年份茅台、礼盒,每个月都能卖出70-80盒。

  因为五大名庄的酒产量有限,杭州市场能组织到的货源更有限,应付不了旺盛的市场需求,张道胜甚至想出了和酒庄联合卖期酒卡的办法,这就像卖期房一样,先卖出卡,购买者几年后才拿到真正的酒。

  一个月喝掉9000瓶芝华士12年

  杭州人喝高档酒还曾喝出过亚洲纪录。杭州酒吧SOS至今保持着一个月卖掉9000瓶芝华士12年的芝华士单品亚洲单店销售纪录。芝华士12年套餐在酒吧里的售价是400元,而算上芝华士系列的其他酒品,杭州人曾经一个月在这里喝掉了13000瓶左右的芝华士。至今,亚洲范围内离这个成绩最近的,是苏州一家比SOS大一倍的酒吧,卖了6000瓶。

  “我们酒吧有一名英国DJ,他说在英国一个人4天喝掉一瓶芝华士就要被称为酒鬼了,一般人一瓶都要喝上一两个月,”SOS负责人说。所以,这个销售纪录诞生之后,芝华士的地区总裁们来了杭州好几趟,想确认这个纪录有没有造假的可能。

  “前两年,很多人进了酒吧先问啤酒多少钱一罐,”一位酒吧老板说,而现在,“99%是洋酒”。

  “这个纪录是酒吧刚开张的时候创造的,这也出乎了我们的意料,”SOS负责人说,这可能是因为SOS出现时,杭州的大型酒吧正处于市场空白,此后,SOS自己也没能够打破这个纪录。

  卖菜的转型卖酒的

  最近,开在浙江大酒店4楼的鸟语花香餐厅整个被拆掉重新,因为餐厅老板要把它重新打造成一家娱乐夜店。“原来餐厅只占了四楼的一部分面积,新的夜店则将贯穿酒店的3、4楼,”浙江大酒店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被取名为皇家永利的新店有望在年底开出来。

  “做餐馆不过45%左右的毛利,这几年人力成本、租金、原料成本都在不断走高,菜要提价却很难。而酒吧的毛利能拉到近100%。”一家饭店老板说。这也解释了餐饮老板对于向夜店转型的热情。

  现在,大型的娱乐夜场正在成为餐饮业老板们为原本过大的餐饮场地解决出路的去向,去年歇业的杭帮餐馆代表新三毛大酒店已经成了夜店魅力金座,黄龙五环喜乐旧址1.2万平方米的营业面积也成了酒吧集中地。

  “杭州一家大型酒吧曾经创下过单日销售额80万元的纪录,”业内人士说,这是餐饮店所望尘莫及的。不过,开大型酒吧投资动辄就是两三千万元,一旦开张后人气不够,就可能血本无归。看起来赚钱容易,其实风险还是相当大的。

  不光能喝还要会喝

  “千元以上的高端酒品在杭州卖得比上海好,这并不是因为杭州经济比上海发达。”张道胜说,最近,利客满在上海开出分店,他发现了这个有趣的现象。事实上,上海的消费者对红酒、洋酒的认知度高,懂得品鉴和挑选适合自己口味的酒品,因此消费也更为理性,不会一味追求大牌。

  就拿芝华士在杭州创下的亚洲纪录来说,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杭州对周边富裕城市的辐射能力相当强大,SOS场内不乏来自温州、宁波、台州等地的消费者,而跟风消费的现象又非常严重,因为几乎酒吧里的大部分人都只认准芝华士这个消费风向标,别的酒根本卖不动。

  “在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一瓶品质不错的花3-4澳元(约20-26元人民币)就能买到,”业内人士说,懂得喝酒的人会认准酒庄,而不是只挑选昂贵的品牌。